墨洒缃帙

少年人,曾有梦。
继绝学,开太平,立心立命,挣一身国士无双。

耿耿星河欲曙天<01> 普洱荼*1

公元前231年*2 咸阳
     
    渭水畔从未有金秋之说,九月已初见些许冬日的微寒。本在拾掇着过冬蛰伏的咸阳百姓今日似乎褪去前日的慵懒,不住地兴奋起来,玄武通衢*3上往来行人亦密集不少。
     
    "哎,你可听说了,那韩王割了南阳,结果魏王不甘人后,将丽邑也割给了我们,哈哈。"
     
    "何止啊,近来赵国又是地动又是天旱,怕是不久又要为我大秦铁骑添军功了。"
    
    食客在星水阁的大堂里喧哗着,没有人有意责怪他们,似乎每个人的脸上都粉饰着笑意,为秦军一路高歌猛进欢腾。这就是咸阳城,以咸阳宫为中心,四周皆是密密匝匝的涟漪,层层包裹,只要风暴的中心有一丝波动,便是满城风雨,暗潮汹涌。没有哪一国的都城不充斥着别国的间谍,可谁又辨识得出呢?哪怕故国沦陷,君主被俘,谁又不是依然顶着一张"‘我军'威武"面皮谈笑风生。
     
    在形形色色的食客当中,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正灵活地穿行,步履轻巧地像只猫。双丫角童发辫*4和寻常的芽黄衣衫并不引人注意,但若是有人见过咸阳宫主殿上高座的那位,再瞧一眼这小姑娘的脸,就另当别论了。
     
    "来来来,让让让让啊,今儿个我大秦旗开得胜,老板说了,每桌都赠一鼎羊肉啊,各位一定要吃喝个尽兴啊!"伙计一边吆喝,一边端着一鼎鼎鲜羊汤在一片叫好声里朝各桌送去。
   
     "哎呦,小妹妹,快到你阿娘身边儿去啊,这烫着了可不得了,快快快。"
     
    那小姑娘未发一言,转瞬间就混进了人海。
     
   
    在星水阁的顶层,端坐着一男一女,看着高贵。那女子看起来三十有余,悠悠然在炭炉上煮着一壶茶,而那男子对那女子似乎有几分的尊敬。
     
    “清夫人,您就如此放心公主四处穿行?”
     
    “她今日课业已毕,四处转转也无不可。顿大人,我这陈年的滇南大叶茶也不能让你静心?”被称作清夫人的女子嘴角勾着程式化的笑,看得人心头一惊。
     
    “顿弱不敢。还请夫人放心,此一行使赵,弱定不负所托。”
     
    “你既在殿下面前夸口,想必也不用我多费口舌了,我秦国从不养废物,清先祝大人马到成功了。”
     
    两人硬是将茶喝出了酒的气势。
     
   “告辞。”不见拖泥带水,顿弱大步从暗道离开。
     
   “出来。”巴清不咸不淡地向房梁扫了一眼。
     
    只见先前那小姑娘一个空翻,不情不愿地坐在了巴清的对面:“清姨,你怎么每次都能知道我在哪儿啊,就不能让我成功一次。”
     
   “自己想。”巴清没好气地扫了她一眼,“你今日必是要回宫参加晚宴的,赶紧找你的好父王告我的黑状去。”
     
   “舒窈可不敢。”说着还做出一副担惊受怕状。嬴舒窈忽而又压低了声儿,换了一副严肃表情,“成日里皮上天,不跟着清夫人好好儿学,还撺掇起清夫人的不是来,果然还是太闲。”
     
   “学的倒是像。”巴清抿了一口微凉的茶水,无奈笑道,“你就老实回去罢。”
     
   “咸阳宫里规矩忒多。”嬴舒窈的小脸皱成了一团。
     
   “你是嬴秦长公主……”
     
    清夫人的话还未说完便被截了胡:“别了,我去,我去,我马上就去。”提溜儿一下,嬴舒窈便跑了。
    
    看着逃得飞快的嬴舒窈,清夫人摇了摇头,将叹息连同杯盏里的茶水入了喉。

   

——————————————————————

*1 "荼"不是错别字,在【唐】陆羽作《茶经》将"荼"字减掉一画作"茶"字之前都是用"荼"字的。
     普洱茶,最早是武王伐纣时云南种茶濮人进献给武王的茶,但当时并没有"普洱茶"的名称,"普耳"一词首见于元代。
     普洱茶,性温和,芽叶大而嫩,白毫多,香高味浓。

*2  补个BC231的背景:可以说是秦国正式开始横扫六国的开端(第一枪),很成功,在赵魏三国都开打了。最开始其实是以解决赵国为目标的,但赵国毕竟是战国晚期雄起的硬骨头(廉颇蔺相如真的不是摆在教科书上看看就好的,赵何也可厉害了,给赵国最后挣了不少和秦国杠的资本,而且这时候赵国还有个李牧),不好啃,在各种动因(后文会慢慢写的)下就把最弱势的韩国给灭了【BC230】

*3  搜遍了秦咸阳城的布局,没有一张上面有街道的QAQ,如果有小可爱知道的话欢迎指教(敲黑板)。
     那个玄武是上古就有的,五行主水,秦尚水德,就暂时用它凑数吧。

*4  双丫角童发辫是先秦就有的儿童发型,类似于两个小揪揪,跟猫耳朵位置差不多顶在头上(不会贴图( ๑ŏ ﹏ ŏ๑ )有兴趣的可以自己搜一下)

**那个木泽是南方人,北方人的语言习惯不是很顺手,对话里用词不当的地方还请多多指教(敲黑板)

PS估计年度最后一更, @彬蔚

耿耿星河欲曙天 【引】

      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
      传说渭南有一座星水阁,取邻水观星之广远意。名字诗意,却是人间烟火汇聚之地。岭南纵横水网中的活鱼鲜虾;燕北莽莽雪谷里的熊掌虎股;瀛洲浩瀚海洋中的鲍鱼翅参;大漠苍茫戈壁里的羚羊飞鹰;坊间巷口的零嘴糕点;王室公府的盛宴名菜……只有食客们想不出的,没有这星水阁端不出的。重点是,价格公道,童叟无欺。决不因食客腰缠万贯而坑蒙拐骗,也决不因来者衣衫褴褛而拒之门外。每月十五月圆日,星水阁还为穷困百姓设棚施粥,逢年过节更不必细说。
      如此开门做生意,自是门前日过四海客,千金散尽还复来。据说先前星水阁门前的紫檀门槛半年一换,时日久了,主人家王老板便干脆让人拆了门槛,落得个轻松。
      只是这样一个繁华地,在公室贵族亦或是江湖侠客耳中,不仅是个照顾口舌的好去处,更是个交易情报请人"做事"的好地方。阁主并非明面上的"王老板",而是一位人称"漪珵"的女子。没有人知道她年龄几何,身世如何,只知她与秦国巨贾清夫人往来甚密,与秦国宗室有这难以开脱的关系。这样的处所七国之内比比皆是。一如赵国的清音坊是个烟柳繁华的销金窟;梦潮山庄作为文化交流的圣地为齐国招徕不少名士;燕国的凉漱楼则靠车马生意发家;韩国虽小,但它的兰馥轩几乎垄断了七国最好的工匠;魏国的珍惠坊汇聚天下奇珍,藏有各种稀罕宝贝;若是有什么疑难杂症,莫过于楚国的遥知阁妙手回春。
      能够占据都城的黄金地段生存是一种本事,若背后没有贵族的支持,单凭百姓的呼声远不能在这些个波诡云谲的都城里落地生根。局外人看热闹,局中人看门道。
      天下一统已成大势,七雄间明争暗斗更胜往昔。如今哪怕是个过路的乞丐也明白,除非一国力并六国而王天下,否则这五百多年的乱世便不会终结。只是百姓不知斗争已如蛛丝一般,将天下笼于这一张密密的罗网之下罢了。
      织网之人自有一双翻云覆雨刀笔手,高至庙堂兴风作浪,远至江湖呼风唤雨——奇人自有奇人处——星水阁的漪阁主择不同茶酒请来客携佣金一同捎至。
      没有人知道那些上好的茶酒是否混入明市食客的寻常菜单中。此间竟与无人知晓遥知阁那位"生死人,肉白骨"的淇阁主要求携佣金同至的珍惜药材是否落入寻常百姓家的粗陋药罐里勾起的谜团如出一辙。
      多年后,有太多人要番悔,当年如何要少年多情,当年如何不鱼死网破,当年如何会马失前蹄,当年如何不一吐为快,当年如何会自毁长城,当年如何不坐收渔利……太多,太多的当年。
      千百年后,他们前世已成灰烬,今生已入轮回,那些欣喜、悔恨、欢笑、泪水、权谋、纷争,都作苦墨,透入卷帙,筑成烟火。如果能够回向当年,识她者或笑,或骂,终究抵不过一句:"其人通透矣哉。"
      "我的规矩,来前阁下应已知晓。"
      "吾自有故事,汝可有茶酒?"
      "拼今生对花对酒。"
      "慢走不送。"
      ……

———————————————————————
PS木泽有话说:
      第一次正儿八经的把写写画画的东西发出来,如有疏漏还请谅解(鞠躬)。《耿耿星河欲曙天》想认认真真地把大秦的一小段历史还原给大家,框架打得挺大的,但高三狗更新不能保证,等不及的旁友可以一年之后开追也不迟。大佬如果看到有史实错误的一定要提!一定要提!一定要提!(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木泽一定认真改错,努力学习。
      剧透一下,本文主角是私设人物嬴舒窈,扶苏亲妹妹,但绝对尊重历史,我只是想借一个人的眼来看大秦。《耿耿星河欲曙天》不是言情,不是耽美,没有玄幻,没有仙侠,走正剧路线,万望避雷。
      最后 @彬蔚 萍萍姐,你懂的❤
    还有感谢亲亲温柔可爱的萌萌(等着能在网上捕捉到你的一天),一言难尽了❤

高三了,开始倒数了朋友们